永恒的爱与忧伤——ACM退役总结

前两天刚刚确认自己无法参加EC-final,那么也就说明我大约一年半的ACM生涯就此结束。首先关于这次EC-final名额的问题,本来我们队是申请成功的,但是由于主办方的种种原因,教练出于学校声誉的考量,决定放弃申请的名额。我们队也可以理解,说到底这个名额本来也是出乎我们意料的,只是多训练了半个月,也没什么遗憾。

实际上我参加过较大的比赛只有一场ICPC区域赛、一场CCPC和一场CCPC邀请赛,相对于其他ACMer来说是低于平均水平的,不过最后区域赛打银滚出算是实现了最基本的目标。其实主要是我在大一入学的时候没有规划好大学生活,参加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组织,没有集中精力在ACM上。如果我有好好规划的话,可能就可以像sdj那样大二退役,或者多一些时间冲金,或者可以去实习,或者去研究一些更奇怪的东西,总之可以省下很多时间。

在区域赛的时候,队友AC了第五题,已经稳银了,还剩四十分钟。我开始敲第六题,如果AC的话可能在金尾;然而没有如果。赛后我们也一直抱有遗憾,不过还是尽力去做了,也把能做到的都做到了,这几个月的集训我们队各方面都提升了很多,我的队友是我在大学生活中一起经历过最多考验的人。

我在刚参加校队集训的时候,要填写一个报名表,其中有一项是“想达到什么目标”。我写的是“进world final”,后来我才知道swb学长也是这样写的。不过我和他都没能实现这个愿望,而且我比他差得更多。今年CSU的ACM生源更好,有许多参加过OI的大佬,我想应该不出两年这个目标就能实现了。

从高中开始我就一直有参加算法竞赛的梦想。当时是参加“翱翔计划”的时候听老师介绍了清华附中、人大附中等超级厉害的高中同学去IOI参赛的场景,然后我也有了去参赛的梦想,可惜我的高中并没有这种组织。到了大学终于圆了梦想,虽然没有出国,但是也是很有意思的经历。

大学期间,为了ACM我放弃了很多,“ACMer是没有假期的”。但是相对地收获了更多。在赛场上,排除一切杂念的能力,相信自己相信队友的信念,静心阅读英语的心境,都是取得成绩的必要因素。更重要的是平时的付出,每周在机房的十几个小时,积攒AC题目和与队友的配合技巧,以这些一点一滴的付出应对来之不易的比赛机会。

日后谈就到这里,接下来是回忆。

我第一次参加训练是在大一暑假,虽然有很多同学大一寒假就开始训练了,但是我得知消息总是比别人要晚一些。虽然我在高中的时候学过一点C语言,但是其实还是要从头开始,学习C++有哪些头文件,分别要在什么时候引用。相对于那些有OI经验的同学,我对数据结构的理解比他们要差得多,他们都知道栈、队列这些结构在实际应用中要怎么操作,而我就只知道一些概念。不过靠我以前VB调库的经验,还是度过了这段时间。

到了大二上学期,因为我不太清楚学校选择参赛队员的规则,所以我在十一期间回了趟家,导致我没能参加那一学期的ICPC和CCPC。训练时坐我旁边的cdn学长,还有sdj、qt、lfw等同学都参加了。之后cdn和sdj退役,qt、lfw和我继续打。其实如果我去参赛了的话可能也会选择退役;然而没有如果,才有了接下来一年的经历,不知道算不算幸运。

大二下,我参加了CCPC邀请赛,当时和wwk、lfw是队友,拿了我(人生中?)第一块国家级的银奖。

然后是大二暑假,我重新和wwk、wy组了队,每天打多校。多校题比较难,我们几个天天自闭,也提升了很多,把以前模糊的高级知识点都重新梳理了一遍,也开始系统整理个人模板,就是在我博客里的这篇文章

大三上,也就是这学期,我参加了ICPC和CCPC,一银一铜,都多多少少有些遗憾,但是在我们这个层次的选手比赛有遗憾也是正常现象。一年多的训练终于有了成果,也算遗憾不大吧。得知退役后,我们还是打了一场字节跳动网络赛,题目很难,机房里的队伍都是一题,这就是我们的退役赛。

长沙的严寒酷暑总是令人恐惧,如果我在假期能回家的话,大学生活一定比现在要轻松得多。不过即使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以一定会选择训练。我深知自己做不成太多事情,实际上大学除了比赛也没有再做什么事情,但是这是我最热爱的事情,也是我认为我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事情,也是我感触最深的经历。

之后还有半年的时间准备保研,我大概要一边写写项目一边搞搞科研,所以即使退役了也觉得还有事情要做……

我由衷感谢我的队友和其他一起训练的同学。

最后,我把之前几场比赛后写的总结贴上来吧,作为更详细的记录。

2018CCPC湘潭总结

赛前

队伍进行了两次多校和三次自己的训练赛,感觉配合还可以。到比赛前一天还看了一下以前写过的题目,又补了一些算法,虽然最后没用上。

比赛前一天比较糟,晚上多吃了一碗面,夜里蚊子一直骚扰,我到凌晨两点多,lfw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着,导致第二天状态不是很好。下次比赛要带好防蚊药,晚上不能开窗户。

赛中

前期的失误有两处,一个是湘潭大学OJ的abs用不了,莫名CE了两发,另一个是F题一开始没注意到不等式的化简,导致爆long long,改用long double后精度设太大了,WA了两发,WA了之后没有仔细思考,直接上了Java,导致又TLE一发。

中期开始做题的顺序有问题,当时榜单G、B、I、J四题过的人数差不多,于是我看I题,lfw和wwk看G题。然后我觉得I题可写,简单地和他们说了一下,觉得没问题就开始写了。大概写了半个小时左右,wwk想好了G题,就让他先写,过了之后我又继续写I题,他们看B和J。大概到了快两点的时候,我发现了一点问题,讨论之后发现我之前推导的结论是错的,又看了一下榜,发现I题过的不多,于是才放弃,因为这道题耽误了不少时间。之后lfw开始用二分写B题,但是到最后没能调出来。

赛后

题目讲解时发现B题是结论题,O(1)复杂度,虽然能想到但是不敢试,也就没去推导。J题过的人也比较多,但是由于题目时间分配的问题导致我们没有仔细讨论。

虽然打银在我们的预期中是比较好的结果,但是因为遗憾比较多,再加上没有休息好,所以大家的心情和心态其实并不好。坐车之前吃了点小吃缓解。

2018CCPC桂林总结

这次去桂林,周五晚上一直睡不着,不过周六热身赛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困。

热身赛的时候感觉D题贪心可做,全场一片WA了之后裁判提示一本书读两次,修改之后AC了,后来听其他人说正解应该是网络流。然后数学题推了半天终于推出结论后一发TLE,检查了一下发现确实我们的做法是O(nlogn)的,2e7的数据过不了,后来尝试桶排,但是需要的空间又太大了,最后这题没过,赛后发现其实有个更简单的规律,如果打表的话应该可以找到。另外两题分别是大模拟和几何+概率,没有管。

正式比赛时,30min我们跟榜过了D题贪心,其实这里我们想得有点慢了。70min时wwk有了G题数论的思路,我和他讨论过之后1A。之后我们开始一起想H题字符串,110min wy想到了一个方法,他敲完之后1A了。这期间我看了L题计算几何,和wwk讲过之后他开始写,然后我和wy一起想J题博弈,160min我想到了结论,于是把L的代码先保存了,过了J。四题1A过后状态开始急转直下,计算几何出现了一些不太好讨论的情况,于是我用我的模板重新写,wy和wwk想C题数据结构,然而我交上去之后WA了,修了几处bug之后还是WA,最后剩一个小时的时候我打印代码让wy写C,然而我们忽略了一处数据范围RE一发,修改后又WA了。这两题最后都没有过。

四题1A并没能改变打铜的悲惨事实,本来我们看排名还是有机会拿银的,但是赛后主办方是根据过题队伍数的百分比颁奖,后面又有十几只队伍没有过题,主观因素加上这些客观因素导致我们是铜排第二,比较失落。

这周三我们又做了一道计算几何题,又被卡了,我想我们可能在讨论几何题这方面有所欠缺,这周再比赛的时候需要注意谨慎开题。

2018ICPC青岛总结

在比赛前一个月的时候我们查了很久如何才能又快又便宜地到青岛,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条路线,从长沙坐高铁到南昌,再坐飞机到青岛,因为这趟机票比较便宜,所以整个路程就比较便宜了。高铁上我们一起做了做新题,飞机晚了半个多小时,所幸没有耽误什么事情,大概到凌晨四点我们到了酒店才睡觉。

热身赛当天,我们中午起来后去报到,然后去学校食堂吃了饭,然后去体育馆开始比赛,熟悉了一下PC^2的操作,做了两题就提前离场了。找地方打印了一些新的模板,然后回去继续看了一会儿新的知识点。

正式比赛的时候,开场队友让我看签到题M,这个签到题是在题目Hint中明确写了是签到题的,我推了一下然后A了。然后我跟wy讲了C题字符串的题意,开始写J题。本来我以为J题是个二分的题,结果发现它实际上不满足单调性,而应该在最优情况下就是优先选最开始的m本书,所以WA了一发之后A了。之后wy推出了C题的大部分结论,只是有一种情况感觉答案太大了,没法输出,于是我先写了预处理过程,然后保存代码,让wwk写A题。在他写的时候我们发现了结论的问题,于是写完之后A了,实际上这题我们浪费的时间有点多。由于A题始终没人过,我们就暂时放弃了这题,开始跟榜想E题,wwk先想到了一个结论,我觉得很有道理,就先写了一发,结果WA了,测了几组数据后找到了一处问题,结果又WA了,经过漫长的调试和思考,我们发现结论是没有问题的,而是实现的时候有一处模拟的细节没有注意,最后在总共WA了三发的情况下过了E题。之后就只有感觉是爆搜的D题和构造题F是过的人比较多的,于是我就开始写D,wwk和wy想F。封榜后他们想出了构造方法,于是换wwk写,然后A了。最后剩不到10分钟的时候D题调好了,结果交上去之后TLE,最后加剪枝也没写好。感觉其实应该是搜索的方式不是很好,导致需要搜索过多的分支。

最后结果就是银牌中间,其实还是有点遗憾的,如果那题爆搜过了就说不定能金。领完奖之后就在大学里面转了一圈,体会了一下那里的氛围。

接下来的CCPC final本来说是我们去,结果后来才知道改成了女队,那么我们如果还有比赛的话就是EC final了,或者也可能没有,看队长和老师的安排,虽然我们还是希望能去的。如果去不了的话,就要看这学期成绩如何了,好的话可以再打一年ACM,不好的话就再写日后谈了。

分享到 评论